1. 区块链占星者首页
  2. 山寨币项目相关

​分析以太坊排名前10000的地址后的32个发现

(鱼狗,梵高)
前言:以太坊排名前10000的地址中,第10000名钱包的余额也达到了748.16ETH,排名第一的是交易所的钱包,达到348万多个ETH,占以太坊总量不到3.2%。以太坊的资产分布具有较大的分散性。那么,这些前10000名地址中,可以挖掘出什么秘密?本文作者是Adam Cochran,给我们展示了这些鲸鱼地址背后的行为模式,很有意思。本文由蓝狐笔记的“SIEN”翻译。

我研究了排名前10000的以太坊地址,以了解其流动性、获利能力、市场操作、以及鲸鱼用他们的钱干什么。
发现1:排名前10000的地址中有多少ETH
前10000地址拥有9170万个ETH
前1000地址拥有7070万个ETH
前100地址拥有3780万个ETH
前10地址拥有1660万个ETH
大约有17%的ETH由10个地址持有。有些“极大主义”者会说,这比例太高了,说明了“预挖”和中心化控制。(蓝狐笔记:这里所说的“极大主义者”是指加密社区中只支持比特币的铁杆粉丝)
但,这距离真相还很远。原因是,让ETH的分布看上去如此集中的主要原因实际上是智能合约。跟其他代币不同,ETH实际上因为某种用途而被使用。
为了达到这一点,让人们将资产存入智能合约需要花费较长时间,而这通常是以一种无须信任的方式实现的,这意味着用户依然可以控制自己的资产。
wETH是个很好的例子,我们在其中存放ETH,目的是得到Wrapped ETH用于标准ERC20。(蓝狐笔记:wETH是包装过的ETH,由于ETH是以太坊上的原生代币,它并不符合ERC20标准,将ETH包装之后,就变成了符合ERC20的标准,之后可以在去中心化的平台跟其他代币进行直接的交易)智能合约的使用让ETH的分布显得“扭曲”,让它看上去显得不公平。如果我们移除智能合约且只关注交易所、个人和基金呢?
发现2:ETH的分布
当移除智能合约后,分布现在成了:
前100的地址拥有2640万个ETH
前1000的地址拥有4250万个ETH
前10000的地址拥有5720万个ETH(56.7%)

“极大主义者”喜欢说ETH比BTC更集中,且其爱西欧是“70%的预挖”。但是,当我们直接比较BTC和ETH的分布时,会是什么情况?

前10000的BTC地址拥有1054万个BTC(57.44%)
前10000的ETH地址拥有5720万个ETH(56.7%)

就个人持有者而言,以太坊跟比特币一样平均分布。如果跟其他网络相比较呢?

XRP 16个地址持有55.2%的XRP
LTC 300个地址持有54.3%的LTC
Tron 1031个地址持有51.1%的TRX
这意味着,就发行权益而言,以太坊和比特币处于同一水平。且没有其他代币达到这个量级的分布水平。(蓝狐笔记:这一点貌似不完全对,欢迎熟知其他代币情况的同学指正)

发现3:有多少ETH?
跟大多数人一样,你可能会想,共有110,696,890个ETH。从这一点你就开始犯错了。
大多数链上自动计算仅考虑已经产生了多少个ETH。它们无法计算有多少ETH已经丢失或无法访问。这样的工作只能手动操作。

我们确认至少有620万个ETH被确认为销毁或丢失,另外380万个ETH也可能丢失或销毁。这意味着大约9%的ETH已经无法获取,实际上流通的ETH大约只有1亿个。

这听上去似乎没有什么太大区别,但是当我们谈论ETH2.0分片收益时,这就变得“真的”很重要。ETHHub的优秀团队为我们提供了一张不错的图表,可以根据ETH验证量来查阅抵押的收益。

当达到1亿质押量时,它降至GIC利率。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因为这会导致ETH的流动性极低。我们知道大约6500万ETH是“活跃的”。我们可以从交易所热钱包中移除2600万ETH,并假设另外20%的ETH活跃在合约和支付中。

这将ETH量降至7620万。

我们也可以移除610万个销毁了的ETH,380万个可能丢失了的ETH,还有170万个锁定的ETH。但是,冷钱包呢?交易所有强大的冷钱包存储,大多数交易所并不采取部分储备方式。
然而,由于权益质押代币的奖励,这些可能会在ETH2.0下发生改变。
让我们假设一些主要的交易所将保持全部储备,而一些相对次要的交易所将不保持全部储备。我们假设80%的冷钱包资金依然保持冷钱包状态。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再次移除2000万ETH。
这将留下4460万以太坊,将来可用于进入抵押的资金。但这是绝对的最大数量。
那么,我们如何来估计将会有多少ETH被抵押?我们以ETH的分布为基础,通常在技术上来看,我们使用分布的模型,它稍微适合于标准分布。它来自于一种跨越鸿沟的理论。

基本上,这意味着我们希望采用新技术。
2.5%的创新者
13.5%的早期采用者
34%的早期大多数人
这些浪潮最终取决于产品的成熟度。
很难计算这4460万个ETH中有多少会进入每个阶段。因为跨越鸿沟的比例并不基于ETH余额。它基于持有人的数量——这不是标准分布。但是,可以进行粗略估计。
2.5%将是115万ETH
13.5%将是600万ETH(总计715万ETH)
34%将是1510万ETH(总计2230万ETH)
因此,我们可以估计:
Phase 0早期的质押收益将会是年化17%-20%
一旦质押服务更强大更普通,它会降至6%-8%
(蓝狐笔记:蓝狐笔记预计早期质押收益为17%-20%的时间不会太长,这个收益会导致很多闲置资金的进入,只要收益超过5%,质押的动力已很强大了。不过有一种情况会阻碍其质押,就是ETH2代币是否可以转移或交易。不过其流动性也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解决)
一旦ETH2.0推出且可交易,则会稳定在4-6%左右。

这些早期的收益并没有计算EIP-1559的销毁,或ETH价格的上涨。如我们所知,ETH2.0推出将会导致一些重大的价格变动。(可参考蓝狐笔记之前发布的文章《》)
因此,我猜想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发现4:ETH2.0开始时的质押收益可能在12%—17%+
就是这样。(蓝狐笔记:从蓝狐笔记角度,作者低估了参与者的热情,尤其是大资金持有人的热情。)
发现5:ETH异常活跃。
排名前列的ETH地址中,64.53%都是活跃的,这意味着它在过去30天内曾在交易所交易或消费过。
14.02%存放在冷钱包(闲置1年以上)
9.71%处于闲置状态(31-364天没有活跃)
1.76%被锁定在时间锁合约中
乍一看似乎并不令人震惊,但可以将其与所有其他以太坊地址的统计数据进行比较。其中54.39%地址是不活跃的(1年以上),39.93%的地址是闲置的,只有5.68%的地址是活跃的。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我们的第四个发现。
发现6:鲸鱼活跃并且在成长
这意味着鲸鱼账户在这种低迷的市场中非常活跃,并且他们中的很多账户在积累。在过去6个月中,现有鲸鱼的头寸增加了4%以上。(5.5亿美元)
这可以跟去年流入到比特币的大约6亿美元的新资金相媲美。但是,对于以太坊,这只是发生在鲸鱼的账户上,且仅在过去6个月内发生。鲸鱼们喜欢ETH和BTC。没有其他代币有这种级别的资金流入量。
但或许更重要的是:
发现7:新鲸鱼的涌入
在前10000名中有大量新钱包地址,他们在法币入金交易所有第一次交易,这些交易所服务于大量用户(大多数在Gemini、Kranken以及Coinbase)。
这些新地址通常购买100,000到250,000美元价值的ETH,且在前10000名地址中,他们大约占据了6%的比例。或者说,在过去的6个月他们大约产生了1亿美元的购买ETH的新资金。
让我们重复一下,在过去6个月,鲸鱼购买ETH的新入资金超过6.5亿美元。这意味着,在过去6个月,鲸鱼购买ETH花费的资金超过去年购买BTC的流入资金。(蓝狐笔记:这6.5亿资金中,1亿资金是更靠谱的新流入资金。而5.5亿资金属于旧地址的新增头寸,它可能源于用户用自有资金的购买,也可能从市场上通过交易、借贷等方式赚取,所以,不能完全算作为新资金)
发现8:交易所被当作为钱包
当前,存入交易所的ETH达到3360万个(蓝狐笔记:大约占ETH总量的三分之一)。其中只有1370万存入冷钱包,其余大部分在热钱包中。这意味着交易所冷钱包存储比例大约只有40%。

但是,其中有一些赢家和输家:
发现9:用冷钱包存储ETH最多的交易所
BitFlyer、Gate.io、Coinbase以及Kraken具有最大的冷热钱包存储比例。最高的达到78%的冷钱包存储。他们不会冒险使用用户的加密货币。
发现10:较少使用冷钱包存储的交易所
另一方面,Yobit、Poloniex、Bithumb过于依赖于热钱包。最高的达到91%。
发现11:Poloniex冷钱钱包比例变化
当Circle购买Poloniex时,他们将资产转移到更好的冷钱包存储,且拥有强大储备。后来Poloniex被TRON接管,似乎冷钱包比例下降,只是部分储备。
发现12:多数ETH不在卖出中
当前,交易所中要卖出的ETH只有1950万个。即便有3360万ETH存放在交易所中,也只有58%在卖出状态。因此,鲸鱼们在吸货,而不是在卖出。
对比一下,当ETH价格上涨超过25%时,历史上该数字比例超过75%以上。而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ETH涨幅超过50%,而卖出比例低于80%。
鲸鱼们饿了。

发现13:无人认领的财富
前10,000名中,347个创世地址从未认领其爱西欧购买的ETH。这些废弃的资金有170万个ETH,大约价值3.4亿美元。
可能还有其他无人认领的长尾创世钱包地址。但是,如果这些资金用来权益质押,每年可以产生500万美元以上的收益。

也许以太坊社区值得探讨一下在ETH2.0上分叉这些无人认领的资金,然后进行抵押,用这些收益进行社区项目的资助。
发现14:创始人的耐心
提到创世钱包,大多数ETH创世成员依然持有其大部分资金。平均而言,在其创世钱包中,开发者和创始人依然持有56.4%的ETH。
其中只有两个排名靠前地址的创始成员大量出售了ETH。这两种情况,都是为了给收入遭遇困难的加密业务提供资金支持而出售的。
此外,至少有两个创始团队成员从未动用其创世受赠的ETH。
Vitalik呢?
发现15:V神对以太坊是真爱
Vitalik最高时可能拥有大约63万个ETH。
其中至少54,856个ETH被他个人捐赠给外部实体。
在2018年前他卖出了167,000个ETH。
他在EthDev中又投入50,000ETH。
35,000个ETH用来资助其他生态项目。
这意味着V神在过去5年只卖出其持有的26%的ETH,其中大部分都是在ETH价格较低时售出。

另外一方面,他至少捐赠了其21%的ETH用来支持生态系统,其余的他继续持有。这打破了以太坊是其创始人骗局的叙事。

V神持有最多0.9%的ETH。他每卖出一个ETH,同时他也向生态系统捐赠了大约同等的资金。
这表明V神相信以太坊的愿景,他没有用它来进行快速致富的计划,而是把资金用在他说的地方。但是,也许最重要的是,几乎所有以太坊创始人都在同一条船上。
发现16:创世地址持有人的耐心
在排名靠前的认领过的创世钱包地址中,仍然有97.4%的人持有其最初购买的ETH的75%以上。
这些人也是ETH的纯粹主义者,其中97.4%的人从未购买过其他任何代币。
发现17: 在这些ETH创世地址中,排名前列的其他代币
在创世地址&前250个人账户地中,我们看到的其他代币主要是 ANT, BAT, ENG, ENJ, GNO, GNT, HOT, KNC, LINK, MKR, MLN, OMG, POWR, QSP, RDN, REN, REP, TKN, ZRX。在所有情况下,这些代币仅由1-2个地址持有。
发现18:平均持有余额
在排名前10000的钱包地址中,持有的平均余额为9170个ETH(大约180万美元)。在一定程度上,这是由于交易所带来的偏差。中位数为1672个ETH(大约是33.4万美元)。
发现19:ETH就是货币
1620万ETH处于“活跃”流通状态,这意味着它在过去90天通过了支付处理器、支付网关或者智能合约(不包括交易所或多重签名)。
这意味着ETH实际上被“大量”用作为货币和gas费用。跟比特币相比,有57%的比特币超过一年从未动过(从2015年以来从未移动的比例有21%)。
在过去两年中,只有0.36%的比特币通过支付处理器。当讲到货币,ETH在交易的使用上超过比特币的440倍。

ETH就是货币。直白、简单和可转发。
发现20:矿工屯积
奇怪的是,矿工开始屯积。在过去6个月,矿工累积了115万个ETH,大约价值2.3亿美元,且他们从未售出。

这很奇怪,因为矿工在其挖矿业务中承担了沉重的成本,因此他们几乎很少屯积ETH。
我们从未见过增长如此迅猛的矿工屯积ETH的需求。看起来,随着Phase 0推出的临近,ETH矿工正在准备将挖矿业务转为Staking业务。
这将降低矿工的成本。但是,一些矿工持续大量卖出,可能表明他们未来不会成为权益质押者。似乎只有大约20%的矿工在屯积,但他们的屯积很激进。
这可能意味着大约80%的矿工会转向其他PoW链。这对于ETH的兄弟ETC来说可能是好消息。
它也意味着,如果我们能够让用户轻松地在低端硬件上托管自己的节点,那么,我们就有机会进一步改善分散性。无论何种方式,矿工都看好ETH的未来。
发现21:交易所的ETH存储爆炸式增长
在过去6个月,交易所每日ETH存入量增长了5倍,从每天11,000攀升至超过每天55,000。
通常来说,这是熊市或大规模抛售的主要早期指标。

相反,这些卖墙被鲸鱼们消化。尽管存入量增长了5倍,ETH价格却反而上涨了。

这意味着,大投资者对ETH充满信心。
在过去三次,我们可以看到,当交易所在一个月内存入ETH增长4-5倍,会导致市场价格跌幅超过40%。
这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出现相反的情况。目前,市场上显示出主要的积极情绪。
发现21: 有人玩控市场
至少有12条鲸鱼,跟一些交易所合作,似乎在操控市场。
他们的攻击如下:
首先,我们看到做空ETH的人数在增加。通常是从BitFinex开始,然后扩展到BitMex,最后扩展到其他交易所。

这些鲸鱼在几天内开始向BitFinex、Coinbase、Kraken、Bitstamp、Bitflyer等发送批量交易。他们重复进行小额交易,因此像WhaleAlerts这样的系统不会监察到其转移动向。
然后,市场突然全部大量抛售。他们从其巨大的做空中获利,然后再以较低的价格回购。

一旦完成,他们将交易分批次返回其地址。
他们有时需要两个多星期时间才能将其ETH迁移回去。他们带着利润回去。通常来说,在他们抛售之后,这些钱包会花费4-6周时间持续购买新ETH。
真正有趣的是,BitFinex冷钱包似乎会经常(大约40%的时间)参与这种抛售,鉴于冷钱包很少移动,这让人惊讶。
发现23:BitFinex曾动用用户资金对ProgPoW进行投票
BitFinex从其热钱包中提取117万ETH到冷钱包,以参与对ProgPow的投票。(https://web.archive.org/web/20190402164923/http://www.progpowcarbonvote.com/)只有大约300万ETH参与了投票过程,这意味着,BitFinex代表了40%以上的投票。而且,还不是围绕ProgPoW进行的唯一投票操作。

围绕NVIDA和AMD的指责漩涡,以及GPU数据中心为资助ProgPoW提供帮助。(https://www.trustnodes.com/2019/01/10/rumors-circulate-after-eth-devs-suddenly-decide-a-proof-of-work-change) 
毫不奇怪,我们确认了36个其他冷钱包地址,这些地址对ProgPoW投赞成票,然后再次闲置。这证实了多数人的怀疑。
社区并不想要ProgPoW。自私的大团队想要ProgPoW。
发现24:Coinbase的隐身
最能掩盖交易的交易所其实是Coinbase。他们增加了新钱包,并在所有对外交易中混合使用了资金,这使它难以识别。
我们能够轻松地辨别来自所有其他交易所的80%交易的来源和目的地。只有Coinbase(以及Tornado.cash)让它变得难以识别。
发现25: 大玩家正在买入
我们还可以看到,跟大玩家相关的钱包,例如JPMorgan Chase、Reddit、IBM、Microsoft、Amazon以及Walmart。

这些钱包中100%在积累ETH。

目前还不清楚其目的是什么,也不清楚它在公司结构中处于什么位置,是否为公司的正式计划。
但很显然,在这个价格点上,它们的积累正在增长,且以某种方式押注ETH。

发现26:财富=耐心
在过去三年中,那些净资产增长最快的鲸鱼都是有耐心的人。
他们总是很少卖出其ETH。
他们也从未在爱西欧上购买过代币,他们总是等待代币上市后几个月,直到其价格下跌。
发现27:谁是ETH的最大憎恶者?
有很多反对ETH的言论。
其中很多来自于BTC的极大主义者。但是,虚假信息从何而来?
一些鲸鱼的地址帮助我找到线索。
首先,我映射了地址移动和跟ETH相关的推特数量以及推特情绪。我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情是,负面的ETH情绪偶尔会导致价格下跌。
这是“吓跑弱手”,其中大多数都是ETH的新手,他们没有充分的信息,可以用来忽视这些虚假信息。
然后,我注意到,在这样的抛售后鲸鱼的买入行为激增。
这就说得通了。鲸鱼将资金转入交易所,并在市场下跌时,买入更多ETH。
但是,这才是变得真正有意思的地方。
在反ETH推文(推文量和负面情绪飙涨)猛增之前,有多个地址将USDC、USDT、DAI以及Paxos转入交易所。
大多数鲸鱼地址都在情绪高峰后转移资金,仅响应这些高峰的8%。但是,在情绪转变之前,一些地址(似乎亚洲和欧洲之外的地址)就开始转移资产,几乎从不失败。
这些神奇的地址似乎多久预测一次负面推文的增加?
大约有86.7%的时间……
你无需成为数据科学家就可以意识到高度的相关性。现在,并非所有这些负面情绪上升都会有效地推动价格变化。
事实上,它能起作用的不到7%的时间。但,一旦它起作用,它就很有效果。
而且,这些鲸鱼总是以某种方式神奇地捕获到它。这可能表明这些地址实际上是在资助这些ETH的恐慌,或通过机器人进行散布,以便于他们进行积累代币。

这听上去是件坏事。但是,如果黑以太坊项目的多数资金来自哪些试图以更好价格参与项目的人,那么,这其实说明了ETH项目的质量和未来。

就其价值而言,我(到目前为止)不相信任何反ETH的BTC的极大主义者参与了这种操纵。他们更有可能进行匿名打赏/资助,且机器人会转发他们的情绪。
但是,这是我计划进一步研究的事情。如果一些顶级的BTC极大主义者得到ETH资金的资助,这会是充满讽刺的事情。
发现28:创世地址跳房子
平均而言,距离创世区块大约只有12笔钱包交易。它等同于以太坊的“六度关系”。
发现29:耐心的矿工
在前10000的地址中,只有8个地址不是来自创世地址且没有转移。他们是8位矿工,他们通过早期挖矿积累了财富。
所有都是活跃的钱包,且似乎对卖出不感兴趣。
发现30:美味的DeFi
在排名前250的钱包中,只有TokenSets、Tornado.Cash以及Maker被个体拥有的钱包使用。
在排名前10000名地址中,我们也可以发现Uniswap、Aave、Bancor、Compound、Kyber、Loopring、Nexus Mutual、Melon以及Augur的地址。

到目前为止,在排名前10000的钱包中,只有不到6%的人使用了DeFi,这意味着DeFi仍然有巨大的增长空间。

DeFi锁定了8亿美元的资金,其中大部分来自个体的小微钱包。
等一等鲸鱼的到来!

发现31:让DeFi加倍
尽管参与DeFi的鲸鱼还不多,鲸鱼参与DeFi的ETH数量在过去6个月翻了一倍以上。他们在所有上述项目中增加其头寸,除了Loopring、Melon以及Augur。
发现32:看涨
最后,对于以太坊来说,一切都非常看涨。
结语
鲸鱼在增加其权益份额。
新鲸鱼正在涌入。
ETH比BTC更适合交易。
跟BTC相比,流入ETH的资金更多。
ETH量比你想象的要少。
第一轮可参与权益质押的ETH量不多。
早期的质押回报可能高达17%。
鲸鱼在积累代币。
反对者在积累代币。
矿工在积累代币。
ETH跟BTC一样去中心化。
ETH创始人依然持有他们的大部分ETH。
V神每卖出1ETH就会向生态系统捐赠1ETH。
即便是那些让市场产生恐慌的人,反对ETH或卖空ETH,其目的也是为了买入更多的ETH。
只有少数鲸鱼在使用DeFi。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使用DeFi的鲸鱼正在快速增长其持有量。
万物皆向ETH。
——
风险警示:蓝狐笔记所有文章都不能作为投资建议或推荐,投资有风险,投资应该考虑个人风险承受能力,建议对项目进行深入考察,慎重做好自己的投资决策。
加入蓝狐笔记的知识星球:https://t.zsxq.com/iaQNnIq
欢迎加入蓝狐笔记群微信:pacinoli

区块链占星者提供比特币价格比特币交易等关于比特币的信息,所有信息均来自网络,不代表网站意见。特别提示,比特币有超高风险需谨慎对待,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

文章来自于网络,不代表网站任何观点,比特币属于超高风险资产,请谨慎对待,本站均不承担任何责任。您应在使用过程中遵守当地法律,由此产生的一切法律后果,均由您本人承担,一旦您使用本站,即表明您认可本站声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23touzi.com/48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