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财经笔记 - 比特币,股票,房产,保险首页
  2. 保诚保险

克服新冠的海外“倒灌”漫城,关键在于克服恐惧心

文章收集整理转载自网络,如有涉及到权益问题可联系删除。文章仅代表原文作者观点,不涉及网站观点。

今天是个标志性的日子。在新冠肺炎自武汉首度爆发后二个多月,海外病例无论是确诊人数(>86000)还是死亡人数(>3200)均超越了中国,而国内首发新増病例已趋于0。这足以证明,当前新冠病毒对中国的最大威胁已不是武汉及湖北,而是海外。

对付海外病例的倒灌是一个新课题,无论是03年的抗击SARS还是当下的武汉抗疫,都不足以成为经验。更重要的是,当下的复工已迫在眉睫,如何在复工的前提下阻挡海外病例引起的二次国内蔓延,已不能沿用春节自然休假期间实施的大规模封城、封村、封路之路数。否则,全面的经济危机不可避免。

大规模封城封村封路而在极短时间阻断病毒的另一个后果是,绝大多数地区的人民都没有经历如武汉一般的炼狱考验,未曾获得对新冠病毒的深刻认知和免疫力,未曾降低对新冠病毒的恐惧之心。

就我目力所见,大规模封城封村封路非但没有降低对新冠病毒的恐惧之心,反而强化了恐惧,无论是对一般人的无症或轻症感染,还是对少数人的重症感染,恐惧之心仍在蔓延中。

比如,湖北女子监狱一黄姓释囚夜奔北京引起的重责几十名官员的轩然大波,河南一郭姓男子因辗转意大利带毒回国而引起的全民声讨,无不是这种恐惧心的直接体现。昨夜荆州因解封而出现的数起酒驾之风波、之出行复禁,更是将这种恐惧心发挥到极致。

因恐惧心之跌荡起伏,我们的防控策略亦上下反复,难以如一。前脚刚发出出行通知,后脚立即撤销;前脚刚同意湖北人员各地复工,后脚立即严禁湖北人员进京;前脚刚提出复工的出行证标准,后脚立即更正之……

当海外病例从全国各个机场、各个海关涌入时,此等恐惧心如果在全国振荡并导致各个地区的复工与防控政策各行其道,则必将对当前的复工形势,已取得的抗疫战果,造成严重冲击。并且不能排除形成新冠病毒的二次国内蔓延和崩塌式的经济危机。

恐惧心源于对新冠病毒与免疫学的缺乏深刻认知。

我们当前面临的海外病例倒灌与英国、德国面临的情势基本相同,其最大的共同点是,经过武汉两个月炼狱般的考验,我们已经知道了关于新冠病毒的基本知识。这一点便是与早期武汉的根本不同,早期武汉对新冠病毒是一无所知的。此一根本不同,也决定了当下的防控海外倒灌的策略不应当采取与当初防控武汉输入之封城封村封路相同或相似的策略。

在此说一点,当前我国抗疫取得成果的关键举措是武汉封城,阻击了大规模传染源的全国扩散,以及其他各地对输入病例的及时隔离治疗。至于武汉封城之后一个多星期全国各地开始的封路、封小区、封村,甚至武汉之后开始的封楼、封小区,并不一定在阻碍疫情中发挥了多大作用。

关于新冠病毒和免疫学的最重要知识是:

1、新冠病毒是首次出现于人类世界的新病毒,凡未感染者,均无对新冠的免疫力。
  推论:大规模的封城封路封村只是将病毒封印在国内等待自然灭亡,在全球流行态势下,在不可能杜绝国际人员交流且不可能同步无限期禁止国内大规模复工情形下,只能将无免疫力人群(或许只有武汉除外)的感染或爆发时间推迟,而不能杜绝。我们应做好大规模复工后,新冠疫情随境外病例而随时卷土重来的准备。

2、感染新冠病毒后,绝大多数人(99%左右)不会发病;而发病者中绝大多数(80%)是轻症,可自愈;在发病者中只有约20%会转为重症,而且重症中亦只有一小部分会转换成死亡率极高的危重。总的死亡率占发病人数的1~3%。
  推论:这是消灭恐惧心的最重要认知,就算新冠卷土重来亦不过如此。从而,应尽可能提前扩充医疗资源,将医疗资源的重点放在已转成重症及危重症的救治上。对于轻症和无症感染者,医疗资源不用倾斜太多,自我康复或隔离已足够。至于自我隔离后出现家庭重症,再送医就是。武汉早期的家庭重症感染,应与医疗挤兑后无处看病有关,而与居家隔离无关。

3、感染以近距离(1米以内)密切接触者为主,若非密闭空间,在公共场所中随机感染新冠的概率并不高。

 推论:无论怎么强调个人的卫生防护和减少人群聚集性活动的重要性,都不为过。事实上,这也是非医学方法控制新冠传播的根本性举措。此一认知,并不影响大规模复工。

4、理论上,只需一个潜在的超级传播者便可以通过密切接触和密闭空间途经,将病毒在很短时间内传播全世界。
 推论:在疫源地已远远不止一个武汉的情形下,在不可能采取类似武汉封城的方式封锁世界诸国与中国的人员往来的情形下,便不可能通过长期严防死守之策略根绝超级传播者。

5、没有证据证明一个健康者感染新冠病毒后,由轻症转为重症,或重症转为死亡,是因为没有及时就医或医疗挤兑所致。从免疫学上讲,是病人自身的免疫应答特性决定了是轻症、重症或死亡。
   推论:诊治新冠之外的其他科室不能停摆。原有基础疾病者重症或死亡率高,更加证明不能停掉基础疾病所涉学科。病人在等待就医过程中由轻症转为重症或死亡,乃在于这些基础疾病由于医疗挤兑未能得到及时救治,故回到前述第2点,在扩关医疗资源以防挤兑的同时,其他疾病的医疗科室应当正常运转。

6、不能低估人类因群体感染或自然感染而获得的终身免疫力保护強度。事实上,这是现代免疫学的最大成果,人类在感染某种病原微生物后,将获得免疫记忆,产生特异性的T细胞和B细胞,当下次含有同样抗原的微生物入侵时,已获记忆的T、B细胞将瞬间动员,精准消灭病原而不致染病。此种获得性免疫能力乃人类数百万年能够在无数病原袭击下仍能生生不息的根本原因。即使有些顽固的病原如乙肝病毒、艾滋病毒、狂犬病毒会在体内长期存留,但并不妨碍此种获得性免疫的存在。免疫学一般认为,传播越快,全身反应越大,获得的免疫保护越强。

此次新冠病毒的免疫学机制虽未完全阐明,但已愈病人获得免疫保护是不容怀疑的,已愈病人不再感染他人也是不容怀疑的,否则以武汉已出院数万病例计,如果没有获得免疫保护,则武汉的新增病例不可能降至个位数,将永无休止。

至于部分出院病人的核酸复阳,一方面可能是检测试剂,另一方面也不排除已慢性化而与病毒共存。

但即使人与病毒共存,亦不能否定已感染者获得的持久免疫力。正如正常人群的鼻咽中有无数的病毒,如鼻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等等,但绝大数人对它们都是免疫的。

写到这里,不得不评价一下英国、德国等国采取的实质相同的“群体免疫”抗新冠方法。

我认为这种方法也是当前我们防控境外倒灌应当采取的方法,以此延缓境外倒灌高峰的出现,让人群逐渐扩展免疫力,逐歩适应新冠病毒。此一方法,当然不影响海关严控输入者,但对境内的防控,可资借鉴,再不能在恐惧之下大规模封城、封村、封路了。

前面已经说了,英、德等敢采取这一方法的根本原因是,新冠病毒已是已知病毒,它所能引起的最坏结果已能大致预测了,毫无疑问这是中国武汉的巨大贡献。再次,英国是现代免疫学的起源国,著名的牛痘发明者琴纳医生便是英国人;而德国,是现代微生物学之父郭霍的祖国。著名的郭霍(Koch)三原则至今仍是鉴定病原微生物的标准。不可低估英、德对现代微生物学与免疫学的理解深度。嘲笑他们的防控策略更是一种无知的浅薄。

恐惧源于无知,无知导致混乱。

理财有风险,投资需谨慎.财经笔记,记录关于比特币股票房产保险等内容.如果你喜欢比特币,股票,房产,保险等投资,也可以关注.文章内容及观点仅供交流学习使用,不做投资依据。关于区块链,比特币,BSV和metanet欢迎搜索相关网站。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金木潮汐无关。金木潮汐网站对文中关于香港保险,投资理财,贷款咨询,全球资产配置的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特此声明!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023touzi.com/1794.html

QR code